第2章 市井之徒

作者:貪焰之火 | 發布時間:2019-06-11 14:50 |字數:3094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蘇雅琪竟然懇求自己送她去醫院,高尚再也忍不住噴笑出聲,無法保持偽裝的嚴肅表情,穿好衣服將她橫抱而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來到樓下輕輕放到地上,蘇雅琪已經站立不穩伸手扶墻,見他走向破舊的電動車,趕緊拿出自己的車鑰匙。

    “別開你那破玩意了,開我的車。”

    一輛寶石藍色賓利停在不遠處,高尚眨眨眼,“我不會開,還是給你家里人打電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絕對不能讓我家里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蘇雅琪有點慌亂的表情一看就知道這是她私自行動,高尚冷哼一聲邁步走到近前扭過身下蹲。

    “上來,我帶你去打出租車。”

    蘇雅琪猶豫了一下趴在他背上,用手撐著高尚肩膀,盡量避免身體接觸。

    人有時候就是這么奇怪,之前她憤怒的還想拿刀捅人,現在卻充滿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想娶我姐?”

    聽到耳邊傳來的詢問,一股幽香還指往鼻孔鉆,高尚桀驁不馴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哥是爺們兒,怎么能倒插門!你們這種千金大小姐最難伺候,還不如找個聽話乖巧的農村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有意中人了?這都什么年代了還包辦婚姻,可以主動退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么優秀的男人會缺女人嘛?到是想退婚,實力不允許啊……”

    腦中閃現出大師兄陰沉刻板的臉孔,高尚頹然的耷拉下腦袋,背著蘇雅琪走出小區。已經是后半夜,好不容易才攔到一輛出租車。

    早就被蘇雅琪問這問那煩死了,打開后門將她塞了進去,蘇雅琪不能坐下,只能是蜷縮身體趴在后座上。

    高尚沒上車,拿出手機對著出租車車牌和司機照相,防止他意圖不軌,嘴里說道,“麻煩你送她去最近的醫院。”

    司機不滿的看了他一眼,蘇雅琪也從車窗里伸出中指,當車行駛出一段距離,又得意搖晃著手中血鳳玉佩。

    高尚沒什么表情,嘴里輕聲嘀咕,“玉佩都丟了,這下婚結不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裝不知道,蘇雅琪怎么可能趁機偷走,從褲兜里掏出香煙點燃,溜達著返回出租屋睡大覺。

    清晨被敲門聲驚醒,高尚起身開門。

    門外站著三人,最前面是位穿著短袖唐裝花白短發的老人,雖然年近古稀卻精神抖擻,身后是兩個高大威猛的保鏢。

    見到高尚,老者先是審視一番,這才微微鞠躬,“我是蘇府管家,你可以叫我唐伯,還請跟我去趟府里。”

    言語雖然客氣,可眼神中也透著不屑,高尚的樣子和屋內情況都不入眼。

    高尚看出來了,直接冷言冷語,“玉佩已經丟了,就沒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唐伯的臉色一沉,“是老太爺請您去,還請賞臉。”

    話語透著不容拒絕的味道,雖然只是個管家,跟隨了蘇盛鼎四十多年,在蘇家威望很高,就算是如今掌權的蘇強榮也得尊稱唐伯。

    高尚卻不買賬,“你們蘇家人怎么都一副別人欠你們的臭德行,被慣壞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咣當!”

    破舊的防盜門猛然關閉,上面灰塵彌漫,嗆得唐伯一邊后退一邊咳嗽。

    “不識抬舉的東西,把門砸開。”

    憤怒的咆哮聲樓道里回蕩,兩個彪形大漢剛要動手,防盜門再次打開,高尚一邊接電話一邊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現在就過去。大師兄你怎么越來越啰嗦,保證不會動粗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掛斷通話將手機放進兜里,歪頭看向唐伯,“老不死的還愣著干嘛,走啊。”

    多少年了都沒人敢跟他這么說話,氣的唐伯吹胡子瞪眼,兩個壯漢保鏢要動手,卻被他攔住。

    “這是貴客,傷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說完將手背到身后,很有派頭的往樓下走,卻被高尚擠到一邊先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輛勞特萊斯停在樓下,不少人在圍觀拍照,見到人下來要上車這才趕緊散開。

    高尚和唐伯都在后座上,一路上倆人誰都沒理誰,要不是大師兄打電話,他才不會去蘇家。

    昨天來時被狗眼看人低,今天卻不會發生那種事,大門敞開,門房的保安們很恭敬的迎接。

    莊園里有好幾個跨院,車直接停在中央駐別墅門前。

    一進門把高尚嚇一跳,原以為只是見蘇盛鼎,沒想到里面密密麻麻十多口子齊刷刷看來。

    “穿成這樣登門拜訪,禮物也不帶,也太沒規矩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是個市井之徒,雅萱絕對不能嫁給這種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不錯,跟雅萱挺般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看笑話吧?”

    古香古色的客廳里響起嘈雜議論聲,最里側一個梳著大背頭,留著山羊胡的老者坐在太師椅上,手里拿著一把紫砂壺低頭喝茶。

    他突然把紫砂壺往旁邊黃花梨木茶幾上一放,用的力氣稍微大些,壺蓋碰觸壺身發出響聲,屋里立刻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一看這老人在家里就有絕對權威,正是蘇盛鼎,默默打量著高尚。

    他沒開口,下首一個派頭十足,微微發福的中年人不滿質問,“你就是高尚,有什么本事能娶我的女兒?”

    高尚一聳肩,“我啥本事都沒有,所以你不用把女兒嫁給我,麻煩給我出一張悔婚書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得了失心瘋吧,我堂姐追求者無數,這可是人財兩得的好事,還不趕緊跟我大伯道歉。”

    瞟了眼說這話的人,是個長著一對狐貍眼的青年,一看就沒安好心。

    高尚沒理他,目光看向蘇強榮,“血鳳玉佩丟了,你們也不用為難。還是那句話,給我悔婚書,咱們兩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蘇強榮臉色一瞇,“你既然丟了定情信物,有什么資格找我要悔婚書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重要的東西都能丟,趕緊滾蛋吧,別自討沒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話呢,這是爺爺跟別人的約定,你是想讓爺爺失信于人嗎?”

    還沒等高尚開口,屋里就有人對吵起來,看來蘇家內部不和已經很久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蘇盛鼎幽幽出聲,“你這孩子瞎說什么,血鳳玉佩不是已經交給我了嗎。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話音,一個體態端莊華貴的美婦人拿出一個長方形錦盒打開,里面有兩塊通透的血色玉佩,一個上面雕刻著龍,一個雕刻著鳳凰。

    蘇盛鼎再次說道,“當年我和你師父約定,如果我生了女兒,就嫁給他徒弟之一,結果生了幾個廢物兒子,一個女兒沒有。好在有了孫女,你師父也在當年收你為關門弟子,可以圓了這場姻緣。”

    蘇強榮的夫人再也忍不住,“父親,讓雅萱嫁給素未謀面的人合適嗎,最起碼也得聽聽她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們蘇家家大業大,這人一看就是個一窮二白的市井之徒,雅萱嫁給他怎么可能會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不是好人,總不能為了一個陳年約定斷送了雅萱一生。”

    高尚一點沒惱怒,反而附和道,“你們說的很有道理,我這人吃喝嫖賭樣樣精通,還愛打老婆。一份悔婚書而已,有那么難嗎!誰是蘇雅萱,發表下意見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嘍,還是問問雅萱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這小子還有點自知之明,快把雅萱叫來。”

    附和幫腔的人沒看出來蘇盛鼎已經一臉惱怒,很快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,體態婀娜多姿,容貌高貴中帶著冷艷的絕美年輕女子被拉了進來。

    她跟蘇雅琪長得極其相似,只不過嘴角沒有美人痣,少了些嫵媚,氣質卻要比蘇雅琪更勝一籌。

    進入客廳,蘇雅萱好奇的審視一番高尚,高尚故意做出兇惡表情,人們全都屏住呼吸等待她的意見。
微信關注: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張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關推薦:霸婿無彈窗廣告,霸婿txt下載,霸婿

中国时时彩泳坛夺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