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24章

作者:對井當歌 | 發布時間:2019-10-12 20:59 |字數:4168

    三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京南市機場,三名中年人神色緊張的走出來,為首的一人個子不高,就很胖,光頭,脖子上掛著一條黑線,線下面有個珠子,九眼天珠,在明眼人眼里僅僅看一眼,就知道這個人身價一定不菲。

    不是別人,正是蔣放!

    他是二十幾年前的國內第一批搖滾歌星,曾經紅遍大街小巷在國內掀起一股搖滾浪潮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只不過時代變了,他也發福了,走在大街上也沒有幾個人能認出來,但這并不妨礙他現在是娛樂圈的幕后大佬,真正的大佬。

    事實上。

    蔣天鷹追求唐悠悠的事他有所耳聞,但沒細想,因為兒子這么多年來,不是跟這個女星就是跟那個花旦在一起,沒有超過三個月的,已經麻木了,懶得再計較,直到今天接到電話,這才知道唐悠悠原來是尚揚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陣頭大。

    到現在他只知道蔣天鷹很嚴重,但具體多嚴重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還沒等走出機場。

    親自來機場迎接的趙建川率先鎖定他們,快步迎接過來,在京南市這座二線城市內,他未必怕誰,但沒必要給自己惹麻煩,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步,并不是“孩子”之間可以解決的了,也需要自己出面。

    “蔣老板,我是趙建川,趙亮的父親,咱們通過電話…”

    趙建川伸出手,沒有說你好,好字沒辦法說出口,他們知道彼此,但沒見過。

    “趙總你好,還麻煩你親自來一趟…謝謝了!”

    蔣放很客氣。

    “先走吧…”趙建川做了個請的手勢,在前方帶路,走到在門前等帶的GL8上,其實準備了兩輛,但人不多,就做到一輛上。

    蔣放察覺到他行色匆匆,心里更覺得難受,他心中早就飛到兒子身邊,奈何著急也沒用,只是一直壓著,坐穩身體,想了想問道:“趙總,一句話,天鷹有沒有性命危險?”

    趙建川一愣。

    “沒有”

    這句話說的非常肯定,也確實沒有性命危險。

    蔣放以及他帶來的兩個人,聽到這話都常舒一口氣,他是標準的父親教育方法,蔣天鷹小時候沒少被他揍,用鐵鍬拍、用皮帶抽,都已經從成了家常便飯,按照最普通的話說,就是:皮實…也認為男人之間打打架很正常。

    感慨道:“不死就行,這孩子,有人收拾收拾他也好”

    “這可不行,天鷹再怎么不對,也不能動手打他啊…”

    “趙總,我多問一句,確定動手的是尚揚?”

    蔣放表現還算淡定,另外兩個人急了。

    趙建川也心驚肉跳,自從尚揚離開之后他就在心里一直說兩個字“倒霉”跟自己皮毛關系沒有,偏偏發生在自己的地頭,簡直是人在家中坐,鍋從天上來,處理不好自己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聽到蔣放說“不死就行”他都在心里反駁,還不如死了呢,后半輩子可怎么過?

    好在有人轉移話題,點點頭道:“對,尚揚!”

    沒必要隱瞞,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都說他是尚五的兒子,在北方囂張慣了,還敢跑咱們頭上撒野?蔣哥,這事你放心,交給我吧,我幫你做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道:“真他媽的氣人,說是因為唐悠悠?不就是一個娘們嘛?那娘們跳樓還沒死,她可得活過來,等她活過來,我找人給尚揚帶綠帽子…”

    趙建川看著他倆怒罵,不參與,不表態,甚至

    把頭扭到窗外。

    他還沒傻到什么都說。

    親自來接,做做樣子就夠了。

    大約半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車終于停在一家鄉鎮醫院門口,很破舊,二層小樓,院里連個人都看不見,這年頭能把醫院開破產,著實不是經營的人才。

    趙建川第一時間給這里打的電話,如果去大醫院,醫院看見情況一定會報警,到時候自己也是一身騷,這里雖然不大,但業務能力完全不遜色與大醫院,已經合作多年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地方,醫院?”

    “怎么連個人都看不見?”

    這倆人最比較碎。

    蔣放也很怪異的看向趙建川。

    趙建川不直接回答:“先進去,進去再說…”

    幾個人走進醫院,一樓值班的護士已經五十歲,只是抬頭看了眼,隨后繼續看報紙。

    好在醫院不大,住院的更只有蔣天鷹自己,就在一樓。

    走進病房。

    當看到蔣天鷹的造型,三個人同時懵了,頭上沒有傷,丁點都沒有,臉上也沒有傷,淤青根本算不上傷,肚子上、脖子上、腿上也沒看出有手上的痕跡,但兩個手腕、兩個腳腕都幫著繃帶,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手環?腳環?

    “爸…”

    蔣天鷹早就醒過來,一直在望著天花板,憋屈、委屈、他也不懂事情怎么就變成了這個樣子,已經問過醫生,知道自己今后會是什么樣。

    “爸…”

    蔣天鷹又喊一聲,聲音蒼涼,力貫云霄,仿佛整個醫院都籠罩在這個爸字之中,他淚如雨下吼道:“我要殺了尚揚,殺了尚揚…嗚嗚”

    快三十歲的男人,哭的像個小孩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”

    蔣放也懵了,心都在顫,轉過頭看向劉建川,后者輕輕搖搖頭,隨后轉身離開,事情做到這步已經是自己的最大能力,可以放手,接下來發生什么,都與自己無關。

    “尚…尚揚這個王八蛋,把我手筋、腳筋全給挑了…我完了,爸”

    蔣天鷹哭喊著,差點昏過去。

    蔣放聽到這話,身體一顫,差點倒下,手筋、腳筋都給挑了?那豈不是以后變成個殘疾?走路跛腳,手沒辦法伸直…

    “啪嗒…啪嗒…”

    蔣放的淚水也一滴滴向下掉。

    “畜生!”

    旁邊的人咬牙罵道,隨后轉過頭:“蔣哥,你等等,我馬上給你答案…”

    他說著,拿出電話,走到走廊里。

    當下的動作未必是討好,更多是憤怒,撥通電話本中經常聯系的朋友,也是北方,做的生意與劉建川差不多。

    見電話接通:“咱們這么多年朋友,有話就直說了,幫我弄個人,就是你們永城的”

    電話那邊也很嚴肅,正色道:“你開口,沒有任何問題,說話,叫什么名字!”

    “尚揚!”

    他聽過尚五,也知道很厲害,但這個世界上哪有絕對的權利,陰溝里翻船的大人物不少,歷史上絕大多數重大改變,也都是小人物促成,弄尚揚只需要兩個人而已,只要處理的嚴密,不算大事。

    對面反問道:“尚揚?那個尚揚?”

    他回道:“你們省會有幾個尚揚?就是尚五的兒子…”

    對面沉默了,沉默足足十幾秒,隨后哈哈一笑道:“你在跟我開玩笑?”

    “我想是開玩笑么?”他極其嚴肅,進一步

    道:“尚揚給我干兒子廢了,現在不知跑到哪去,你先找,找到之后也廢了他,放心,不會讓你白做!”

    對面那人又沉默了,隨后道:“朋友,這事你在找別人吧,我做不了!”

    “恩?”他一愣,蹙眉道:“怎么了?害怕?你不是這樣的人啊,在永城還有你做不到的事?”

    “有,太多了,尚揚就是最不能碰的!”對面開口道:“算了,沒有聊的必要,你要是想死別拉著我,以前我一直把你當朋友,你卻想讓我去送死,哈哈哈,掛了!”

    說完,果然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他愣了半天,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掛斷自己電話,電話那邊的人為了搭上自己,三番五次托人請自己吃飯,最近半年才進入蜜月期,按理說關系正好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

    他還沒反應過來,身后有人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是另一個人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沒辦妥?沒事,你對那個尚五了解的不深,雖說死了吧,可還有些人脈,這種事得找外面的人”

    這人說著,也從口袋里把電話拿出來,撥通一個號碼,放著擴音道:“喂,九哥!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起我來了?”

    被稱為九哥的人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點事”這人開口道:“其實是求你點事!”

    電話里傳來一陣腳步聲,聽起來像是走到一間僻靜的屋子:“說吧,我聽著!”

    這人清了清嗓子:“永城有個人叫尚揚,很囂張,剛剛把我兄弟的兒子給弄殘了,我想著你能不能出個面,幫幫忙,處理一下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尚揚…原來在惠東的,就在東陽旁邊的惠東?”九哥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不清楚,不過他是尚五的兒子…”

    尚五爺已經死了,別說死了,即使沒死,自己認識的九哥也未必怕他,畢竟這個九哥就是靠歪門邪道起家的,所以不需要掩飾。

    九哥嚴肅道:“你打算怎么處理?”

    “他把我兄弟兒子四肢廢了,那自然得以牙還牙,把他倆膝蓋敲碎就行,讓他下半輩子做輪椅…”

    這么處理,貌似可以,大家都不虧。

    可九哥又問道:“就這樣?”

    這人臉上綻放出莫名的笑容,放著擴音,都能聽見,也算是出出風頭:“暫時就打算這樣,畢竟現在是和諧社會嘛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也對!”九哥爽朗的笑一聲,隨后話鋒一轉,語氣陡然變得暴躁道:“他打你是他媽你活該,沒給你兄弟兒子弄死算便宜,一幫傻逼,再告訴你一句,尚揚是我干兒子,他出一點事,我去殺你全家,你麻辣隔壁的…”

    說完,把電話掛斷。

    這個牛叉的九哥尚揚確實認識。

    當初第一次見到永城的許婉婷邀請他們幾人去山莊,當天王熙雨讓人來弄死尚揚,陰差陽錯的弄死了一個叫沈騰的,而這個沈騰,就是對面的九哥,沈老九的兒子。

    那時候尚揚還是市井小民,為了跟沈老九搭上關系。特意追的許婉婷去游山玩水,把王熙雨派來的人引出來,引出來之后,交給了沈老九。

    也是那次許婉婷懷的孕。

    也是從那以后,尚揚和沈老九的關系一直不錯,逢年過節尚揚都會主動打電話。

    畢竟沈騰算是“替”他死的。

    聽完電話里的叫罵聲,醫院都安靜下來…

    而拿著電話這人,手嚇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
微信關注: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張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關推薦:市井之徒無彈窗廣告,市井之徒txt下載,市井之徒

中国时时彩泳坛夺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