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六零、瀚海魔盜

作者:流浪的蛤蟆 | 發布時間:2019-10-12 20:55 |字數:2460

    王崇正自感慨,卻見到一伙騎著烈馬的黑衣人,張揚的闖入了古鎮,兜了一圈,也在商隊的客棧歇息。

    這伙馬客人人彪悍,身上皆有刀劍,雖然也沒幾個先天之境,都是“尋常武者”,卻也足以令人側目。

    商隊的首領,約束手下伙計,還令人把王崇喚來,低聲囑咐道:“若是這些人動手,你立刻全力向關城狂奔,求那些修士來救人。”

    王崇好奇的問道:“這些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商隊的首領微微色變,低聲說道:“這些人就是傳說的瀚海魔盜!”

    王崇就是一驚,他本來也不知道什么是瀚海魔盜,還是演天珠跟他說,這些家伙會殺了張玉娘和蕭觀音全家,盡管他至今也不知道,蕭觀音是誰。

    他向商隊首領問道:“瀚海魔盜有是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商隊首領淡淡說道:“他們就是唯一能夠在接天關外行走的中土舊民。”

    王崇再問時,商隊首領卻不肯再說了,只是叮囑他,不可去招惹那些人。

    王崇心思敏銳,只覺得商隊首領十分害怕那些瀚海魔盜,但卻也有一股復雜的情緒,似乎并不想暴露他們。

    按照王崇的想法,發現了這群王八蛋,又不是好人,去關城叫武當派的人過來,殺了這群貨也就是了,不過是一群練武的凡俗,隨便一個同樣煉氣境的大派弟子,就能把他們殺光。

    就算王崇,如今也是胎元境,比武者的先天境,還要強上一線,也未必就不能干掉這群什么“魔盜”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,這些人還有厲害的人物撐腰,所以商隊首領害怕報復?”

    王崇偷偷觀察,這群馬客,有一個看似領頭之人,走來商隊這邊,沖著一個伙計叫道:“你們這次都運了什么貨物?”

    那名伙計不敢回答,把眼去望首領,首領急忙站出來,說道:“不過是一些尋常之物。”

    商隊首領話音還未落,臉上就挨了一記耳光,打的滿臉都腫了,黑衣馬客們轟然大笑,那名領頭之人冷然笑道:“把所有貨物,上繳三成。”

    商隊首領有些惶急,急忙想要分說,卻被那名領頭之人一腳踹翻在地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王崇在那人離開之后,才上去扶起商隊首領,這位首領也算是年富力強,卻不敢有絲毫反抗,只是唉聲嘆息,吩咐伙計,準備三成貨物。

    王崇并未有出手的意思,他煉氣胎元,商隊首領自然知道,卻沒有招呼他,顯然并不想抗拒,只想破財免災。

    王崇也非是俠義之心,滿盈到溢出之輩,這件事兒透著古怪,他也不愿意插手,只是低聲問道:“可要去關城報信?”

    首領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,低聲道:“你不要活命了嗎?敢去招惹瀚海魔盜?”

    王崇頗不以為然的說道:“只需一兩個那些道士,就能殺光了他們,有何可怕?”

    商隊首領臉色有些難看,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瀚海魔盜如何不好,也是我們中土舊民,那些……修真狗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沒有說話,只是挺直了身軀,去安排上繳貨物了。

    王崇不由得一愣,他還是首次聽得,有人當著面說出“修真狗”三個字。

    王崇在踏魔營,又或者巡獵的時候,也不是沒跟中土舊民出身的鎮天兵接觸,這些人都十分正常,就算努力廝殺,卻不能拿到任何繳獲,也從沒有怨言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以為,各派修士和中土舊民是聯手抗拒天魔,從沒有想過,中土舊民是如此看待各派修士。

    “修真狗!倒也是個有趣的稱呼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自言自語了一句,他已然明白,為何這些瀚海魔盜,在距離關城這么近的古鎮,也敢囂張,因為這些中土舊民,并不會向修士們舉報。

    王崇思忖事情,一個人呆呆的站著,顯得有些憨傻,一個黑衣馬客瞧見了,喝道:“小賤種,過來給大爺打水,刷洗馬匹。如是明天讓我看到,哪里有不干凈,就剝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王崇呲牙一笑,毫不猶豫的罵道:“狗賤種,你罵誰呢?”

    那名黑衣馬客必然大怒,幾個沖步,就搶近了王崇身前,探手就來捉他的脖頸,看他的姿勢,顯然是想要扼住這小子的脖子,把他拎起來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來,是直接掐死,還是廢點力氣摔死,可就要精通推算之術,才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光靠猜測,決然不成。

    王崇等對方伸出手來,這才隨手一撥,也沒使什么招數,對方就身不由己的轉了一圈。這名瀚海魔盜心頭怒極,反手就拔出了腰間的長刀,一刀劈下,商隊的人看了,好些人都驚呼出來,只是誰也來不及救他。

    王崇如何會把這等只會煉氣的家伙,放在眼里?

    他伸手一帶一撥,就把對方的長刀躲下,然后就一刀把對方的腦袋砍了下來。

    驟然出此變故,這個小小客棧,人人皆驚,商隊首領狂喊一聲:“阿牛!快跑啊!”

    十余名黑衣人一起大怒,領頭之人獰笑一聲,罵道:“小賤種,還想跑?給殺了這小玩意。”

    一名膀大腰圓的瀚海魔盜,虎吼一聲,舞動一根熟銅長棍,狠狠砸下,他臉上兇光四射,出手好不容情,王崇橫刀當頭,就是一擋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以為,王崇必然會被砸一個腦漿迸裂。

    就連這股瀚海魔盜的首領,都認定了王崇必死無疑,這個出手的手下,天生力氣驚人,就算他也不敢純以力氣,跟這個手下比拼。

    熟銅長棍兜風落下,但砸在了長刀上,卻并未有把長刀打折,看似輕薄的長刀,在王崇的手里,宛如銅澆鐵鑄。長棍砸下去,就如同砸在實心的銅鐵上,被反崩了起來,噗哧一聲,把出手的魔盜砸了一個腦漿迸裂。

    王崇連殺兩人,自然想著斬草除根,商隊首領卻忽然撲了過來,抱住了王崇,叫道:“不要再殺了人了,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王崇正想要說:“我走什么?隨手殺了這群魔盜就是。”但卻見那群魔盜,有馬的牽馬,沒馬的跳上同伴的座騎,潑刺刺的沖出了古鎮。

    流浪的蛤蟆說

    ps:一五六被屏蔽了,我修改了一個字,總共算是放出來了……大家猜猜哪個字

    
微信關注: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張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關推薦:一劍斬破九重天無彈窗廣告,一劍斬破九重天txt下載,一劍斬破九重天

中国时时彩泳坛夺金